第257章 疑点重重(2/2)

卢克觉得,侧写技能或许对这个案件的调查会有帮助,虽然有些临时抱佛脚的嫌疑,但学总比不学好。

万一用得上呢。

……

“叮铃铃……”

翌日上午八点,一阵手机铃声将卢克吵醒。

卢克拿起手机一看,是苏珊打来的电话。

“队长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又有人疑似氰化物中毒了,你立刻赶到现场查看。”

“在哪?”

“维吉尼亚山,南山坡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这就去。”

……

半个小时后。

一辆新款丰田凯美瑞里。

小黑一边开车,一边问,“怎么样?我这辆车还不错吧。”

卢克往后靠了靠,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“卢克,你最近晚上哪天有时间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朱利安想邀请你去我家吃饭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的原因,我和朱利安才能重新复合,朱利安很感激,想当面谢你。”

“家宴吗?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“伙计,没必要弄的那么正式,咱们是拍档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“我说了,但朱利安坚持要请你吃饭。”

“你希望我去吗?”

“当然,我们可是最佳拍档,我也希望将你正式介绍给我的家人。”

“那就等我们哪天不忙了吧。”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“我需要带什么礼物吗?”

“当然了,越贵的越好。”

卢克“……”

两人开车赶到维吉尼亚山,南山坡。

案发现场比较偏僻,好在周围有警车,也拉起了警戒线,否则还真不好找。

现场有六名巡警看守,卢克亮出警徽,对着其中一名巡警说道,“我是劫案谋杀司的副队长卢克,现场什么情况?”

“我们接到报警,说山上有人受伤了,我们就赶到现场查看,发现了一名男性死者和一名女性伤者。

女性伤者已经被救护车拉走,男性死者的尸体就在前面,据医生说两人疑似氰化物中毒,男子的毒性更强,直接就死了。

女人的症状较轻,及时医治,还有希望。”

“知道两人的名字吗?”

“男性死者不知道。女人叫詹妮弗.金波。”

“报案人呢?”

“我们赶到现场,报案人就已经离开了。”

卢克点点头,走到男性死者尸体旁查看,死者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白人男子,上身无袖T血衫,下面穿着运动短裤和球鞋,从尸体的状况看符合氰化物中毒的特征。

男性死者身旁不远处,还散落着一个维森牌矿泉水瓶。

卢克捡起矿泉水瓶查看,果然发现了一个疑似针孔的点,现场的情况基本可以断定,这是投毒案的第四名受害人。

卢克起身问道,“伤者去了哪个医院?”

“就是距离这里最近的托尼亚医院。”

既然还有幸存者,活人肯定比死人知道的多,现场就交给了技术队和法医负责。

几分钟后,卢克和小黑赶到了托尼亚医院。

医院规模不大,卢克询问了前台后,找到了负责救治受伤女子詹妮弗.金波的医生。

医生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,留着一个大胡子,表情有些严肃。

卢克问道,“您好,我是lapd,请问您是詹妮弗.金波的急救医生吗?”

“是的,叫我奥斯顿就行了。”

“奥斯顿医生,詹妮弗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

“已经脱离危险了,还在观察期。”

“她是氰化物中毒吗?”

“是的,只是症状比较轻。”

卢克有些纳闷,如果两人都喝了水,为何男子当场死亡,詹妮弗却中毒较轻。

奥斯顿医生似乎看出了卢克的想法,说道,“氰化物没有通过呼吸和肠胃进入詹妮弗体内,而是皮肤接触,所以中毒症状才不会严重。”

皮肤接触?如果是手接触过,有没有可能是投毒?抱着这个猜测,卢克追问,“詹妮弗什么部位的皮肤接触了氰化物?”

“隐私部位。”

“隐私部位?”

奥斯顿医生点点头,“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个地方。”

卢克愣了一下,“为什么那个地方会接触氰化物?”

“那你就得问她了。”奥斯顿医生耸耸肩,“我去看看她的情况,如果可以探视,我会通知你们。”

“嘿嘿……”小黑坏笑了一声。

卢克瞪了他一眼,“我们在查案,这里是医院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小黑收敛笑容,正色道,“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似乎怕卢克不信,小黑补充道,“我知道他们为啥一死一伤了。”

“说说看。”

“一对相互爱慕的小青年早上约着一起爬山。

早上是荷尔蒙最旺盛的时候,两人爬着爬着走到了一个偏僻、没有人的地方。

很自然的就抱在了一起,亲个小嘴,打个扑克。

男的运动累了,肯定要补充水分。

女的为了干净,洗洗身子。

喝水的直接死了。

洗身子的皮肤吸收了一部分氰化物,中毒了。”

虽然小黑的话听起来不靠谱,但偏偏有说得通。

卢克觉得这种可能不是没有。

“你怎么猜到的?”

“经验之谈。”小黑露出些许没落之色。

卢克“……”

奥斯顿医生再次返回,告诉两人可以探视。

两人戴上鞋套,进入了病房,看到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黑人女子躺在床上,神情有些憔悴。

“詹妮弗你好,我是劫案谋杀司的马库斯警探,这位是卢克副队,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
“罗尼怎么样了……救活他了吗?”詹妮弗的声音有些虚弱,但已经不影响正常沟通了。

“你说的罗尼,是跟你一起中毒的白人男子吗?”

“是的,他怎么样了?”

“很抱歉,他已经死了。”

“呜呜……”女人哭了起来。

小黑递给对方几张纸巾,关心道,“你和罗尼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我们早上运动的时候经常碰到,后来就变成朋友了,他人很好、很照顾我……”

卢克开门见山道,“你们两个是怎么中毒的?”

“我们……罗尼喝了一口矿泉水,我用矿泉水洗了洗身子,然后没多久他就摔倒了,呼吸困难、浑身抽搐,接着我也开始难受了。

都是那瓶矿泉水,是那瓶矿泉水害死了罗尼。”

卢克追问,“喝矿泉水前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我……我们打扑克了,我们彼此喜欢,彼此吸引……这还是第一次,没想到……呜呜……”

卢克也不着急,准备等她不哭了再问,通过描述两人的关系不算深,能哭多久。

果然过了一会,詹妮弗哭声停止了。

卢克追问,“那瓶矿泉水是哪来的?”

“是……”詹妮弗欲言又止。

卢克一直盯着对方,让詹妮弗无从逃避,“矿泉水是我买的。”

“在哪买的?”

“在我家楼下的山源超市。”

卢克微微皱眉,“你确定是买的?而不是从其他地方拿的?”

“是我昨天买的,一共买了两瓶水,就是准备爬山的时候用。”詹妮弗语气中透发出无奈和悲伤,“我也没想到水里有毒,更没想到会毒死罗尼。

卢克副队,这是那家超市的问题,与我无关。”

卢克面色有些凝重,这与他之前的猜测是不同的。

他本以为这瓶含有氰化物的水应该也是来自于地铁站。

要是詹妮弗没有撒谎,那么除了地铁站之外,很可能还有其他的投毒地点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案子要比想象中的更加严重……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