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(1/2)

沈良臣今天难得殷勤,睡觉的时候还亲自打了热水给谈颖洗脸。谈颖看着他被衬衫紧绷的有力背影,那双修长白净的手指将毛巾一点点拧干的熟练动作……这一幕也何曾相识。

那时候她火海中受伤之后,似乎有阵子都是他陪在身边,没日没夜的照顾。像他这么冷淡的男人,能如此体贴实在不容易。

如果不是记忆恢复了,她真的会被他这份“温柔”欺骗很多年。原来从那一刻开始,他们之间就是一场谎言和欺骗。

沈良臣回头看见她盯着自己,目光空茫茫地,心脏不禁狠狠抽了一下。他走过去将毛巾热敷到她额头上,这个动作谈不上太温柔,可还是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伤口,“怎么看都像是撞傻了,明天再让刘医生做个脑部检查。”

他此刻身上只穿了件白衬衫,白的特别刺眼,谈颖抬头看他时被那阵灯光折射下的白色光晕给狠狠晃了晃神。她压根没看清他的表情,只沉着嗓子反击道:“你巴不得我撞傻吧?”

这话让沈良臣的动作明显顿了顿,气氛有些僵,连他的声音也变得冷淡起来,“是啊,我恨不得你变成傻子,那样或许会很有趣。”

谈颖垂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用力一捏,劈手就去夺他手里的毛巾,“我自己来!”

沈良臣却灵巧地避开了她的动作,坚持替她将额发一点点拨开来,“就你那副笨手笨脚的样子,墨迹到半夜都睡不了。”

谈颖刚想反驳,接着他的毛巾就粗暴地抹了下来,那力道哪是洗脸,分明跟泄恨差不多。虽然毛巾质地柔软,可脸颊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刮擦得火辣辣地。

“你——”她的话再次被他接下来的动作给惊吓到了,“你脱我袜子干嘛!”

相比她的大惊小怪,沈良臣面不改色地瞥了她一眼,“洗脚。”

谈颖本就被他擦得发红的脸颊越发滚烫,虽然他们再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,可眼下此情此景还是让她不适应,连连用双手去推拒他,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!”

沈良臣不耐烦地蹙了下眉心,抬头狠狠瞪她一眼,“再啰嗦我就揍你。”

他的手指带着细细一层薄茧,那是男人肤质特有的粗糙纹路,抚摸在脚踝上的时候让人无法忽视那层触感。谈颖极力想回避那阵暧昧的感觉,可还是不受控制地被他的力道揉捏的一阵轻颤。

修长的指节沿着她足踝的地方慢慢往上,轻缓地摩挲着,可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。

“你这是洗脚还是……”她想骂他是在调-情吗?可一想又将话咽了回去,只抬脚想摆脱他的束缚。

哪知道沈良臣湿漉漉的掌心用力握住她纤瘦的脚背,抬头看她时眼神格外炽烈,“别动。”

他的嗓音黯哑低沉,分明已经动情,谈颖僵在那真的不敢再乱动。

沈良臣这种人,绝对是发-情了就不分场合的,在病房里做那种事,谈颖想想就头皮发麻。

***

夜里还是难逃厄运,沈良臣的手钻进她病号服里,越来越不规矩,开始口口声声保证不乱来,只摸一摸,后来愣是强势地拉着她做了一回。

谈颖猜想这人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变-态,在这种地方他似乎特别来劲,一整晚格外磨人,谈颖被他折腾得浑身无力,迷迷糊糊睡着了,居然还被梦境缠身。

时间重回那年的暑假,她还记得与程季青在图书馆的楼梯间结识之后,那人总算答应送她回酒店,这个英俊的男人口语流利,每一个发音都带着醇厚又性感的味道。

谈颖非常崇拜地看着他,看得程季青直皱眉头。后来她还是腆着脸问对方,“那个,我能要你的msn账号吗?”

程季青脸上清清楚楚刻上了“果然”两个字,大抵还是将她当成了那些想办法吸引他、并套取他联系方式的小女生,脸色不由微微有些臭。

谈颖见他这副样子也猜到了一二,连忙解释说:“你误会了,我就是、就是想和你学口语。”其实沈良臣也可以教她,但是沈良臣没耐心,总是嫌她笨。

人年轻的时候总有这样的迷思,下意识不想将自己笨拙的一面暴露给喜欢的人看,哪怕背后为他付出多少努力和汗水,也只会想将最完美的结果呈现给他。

程季青的神色这才稍稍缓和一些,但还是带着几分怀疑,并没有马上答应她,直到他们在学校大门口巧遇沈良臣和黎安妮。

沈良臣那时候的模样比现在青涩几分,可眉眼间看人的神色却依旧带了些压迫感,他远远地站在他们对面,薄削的唇角紧紧抿在一起,看起来非常不高兴。

在迷路的异国他乡总算见到了暗恋的人,谈颖脸上的高兴和喜悦几乎毫不遮掩。她飞快地就朝他面前跑了过去,见对方依旧寒着脸不说话,瞬间意识到他大概在为自己的走丢而发火。

“对不起,让你和沈伯伯担心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她认错的态度良好,可沈良臣看了眼她身后站定的程季青,却淡淡一笑,“我有什么好担心的,反正你向来都脸皮厚,一定有办法和别人搭讪。”

这话有如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来,谈颖愕然地抬起头,脸上的血色退的干干净净。这么直白的揶揄,哪怕她皮再厚也觉得难堪,尤其还当着黎安妮的面。

后来还是黎安妮出来解的围,她走过去搂住谈颖的肩膀,安慰她说:“我们找了好多地方,良臣一听说你丢了,饭都没顾得上吃,你别怪他。”

沈良臣没什么表情地看了她一眼,已经率先转过身去打算离开,可不远处的程季青这时候却发话了。他径直朝谈颖走过来,将自己的名片给了她,“我不常用msn,但可以用邮箱和我联系,也可以打电话。”

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,沈良臣回头看她的眼神谈颖这辈子都忘不了。

***

那之后谈颖一度以为是自己的愚笨让沈良臣讨厌,所以就越发勤奋,另一方面当然她自己也想出国念书,最好和沈良臣一个城市。

于是她和程季青的联系很频繁,偶尔还会通个电话,她也问过对方为什么要帮自己,毕竟萍水相逢,程季青真的没道理帮她到这一步。

程季青当时回答的漫不经心,答案却深深烙在了谈颖心底,记得他说:“哦,就是看不惯那位大少爷太嚣张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原来这位程先生的内心也极为幼稚。

那会儿她年纪小,父母并不允许她用手机,所以电话很多次都是直接打到宅子里。后来沈良臣回国,大概是从佣人那听说了这件事,对她就越加不理不睬了。

这多少对谈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,但她还是发挥超常,可最后照旧还是没能出国念书,因为父亲不允许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