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年华遇到你【五十七】再听到他的声音恍如隔世。(2/2)

叶和欢逼着自己从客厅拉回视线,转头看向端着水杯的张继。

她的声音极低:“不用了,我回家去了。”

“怎么刚来就走了?再坐会儿,你张爷爷他们就回来了。”张继瞧了眼客厅里,以为叶和欢是怕生,歪着头跟她挤眉弄眼:“那是我的战友,一个连出来的,不是坏人,小姑娘别害怕。”

叶和欢被张继半推半搂地进了客厅。

张继问她高考情况,叶和欢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,据实道:“还行,超出一本线9分。”

“不错啊!”

张继在郁仲骁身边坐下,扭头拍拍老战友的肩头:“我记得我们那会儿的高考,跟他们的体制应该不同吧?”

“当时班上几个成绩好的都去读了中专,剩下的奋斗三年再参加高考,哪像他们现在这样。我们那时候做作业碰到难题想破头,他们现在只要上网百度就知道了,这么一说,咱们还真是又老又落伍,跟现在的年轻人没法比。”

……

“一个体制一代人,确实不能跟我们那时候比。”叶和欢听到郁仲骁迟来的回答。

再听到他的声音,恍如隔世。

一种无法言表的情绪破空而来,直击她的心脏,心口出现道道细微的裂痕,她不由握紧了手里的水杯。

“时间还真是过得快,上次我回家看到你还是个小丫头,直到我的大腿这边。”

张继比了个手势,大有种‘吾家女儿初长成’的欣喜:“你可能不记得了,那时候你喜欢我那身迷彩服,拽着我的裤子不放,硬是让我脱下来借给你穿两天,还拿了我的油彩笔把我家墙壁画得到处都是。”

张继还在说着什么,叶和欢一点也没有听进去。

她抬起头,不由自主地看向郁仲骁,发现——他也正望着她,深刻的五官线条,眼神无情无欲的幽沉。

叶和欢终究没等到张老回来,她放下水杯起身:“我想起爷爷还在等我,得先回去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张继没有再刻意挽留她。

换鞋的时候,叶和欢又听到客厅里张继的说话声:“你也走了?我看时间还早呢……”

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回答的,很快,两个男人从里面出来。

张继见叶和欢还没走,便道:“和欢你等等,仲骁也要回去,让他开车顺路捎你过去,省得走这段路。”

……

等送走两人,张继转身进门,忽然拍了下脑门,又掉头看向那已经开远的车子。

这两人好像是姨甥女的关系吧?

刚才在里面也不见他们打招呼,而且,他也隐约发现两人好像都在避嫌,连话都没说一句,怪得不行。

——

车子停靠在距离叶家有几步路的僻静处。

叶和欢坐在副驾驶座上,在引擎声消失后,她依然没有动,本来有许多疑惑想要质问他,可是真的跟他独处了,她发现自己连最起码的开口都做不到,只是心神茫然地看着前方大片灯光下的树影。

她又想起了在云南的那个吻。

良久,幽幽地开口:“你从云南回来了,为什么不告诉我,我给你打电话也不通。”

车内静得只剩下呼吸声,但叶和欢也只听到自己略显急促的气息,她红着眼圈转头,看着旁边沉默的男人,异常的委屈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样?”

这句话,她曾经也说过,只不过已然是完全不一样的心境。

“如果你忘了,需要我提醒你吗?”

郁仲骁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用力,卷起的衬衫袖子,麦色的小臂几道青筋凸显出来。

叶和欢突然想破罐子破摔,她盯着他晕在朦胧路灯光里的侧脸,吐字清晰地道:“你吻了我,在云南的那个晚上,是你不顾我的意愿吻了我。”

他依旧没有开口接话。

眼底涌上泪光,叶和欢怔怔地看他:“你是不是想不承认了?秦寿笙说得对,男人都是绝情寡义的?”

郁仲骁喉结上下耸动,车内是他低沉又郑重的嗓音:“你说得对,我不仅绝情寡义……还卑鄙无耻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