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结局篇【三】(1/2)

直到徐敬衍坐在餐桌边时,依旧怀疑这是不是一场美梦,他抬头看着白筱,自私地不想有梦醒时分。

白筱看他这样,把手中的锅贴放下,用纸巾擦了擦几根手指。

“我刚才说的话,并不是玩笑,如果我住在这里会打扰到你,等会儿,我就回四合院去。”

“不……没有打扰!岑”

徐敬衍连忙开口,生怕她真的起身离开,又有些语无伦次:“我只是有些激动,你想住多久都好,昨晚上的床睡的还舒服吧?要是不习惯,我再让家具店送一张新的过来,还有床单,不喜欢跟阿良说。”

阿良就是家里的保姆。

白筱望着他因为急着说话有些红的耳根,自己好像就是遗传了他这点,动不动就红脸红耳多红脖子。

她重新拿起筷子,夹了一个小笼包到他的碟子里:“不用换了,爸,你先吃早餐吧。欢”

白筱见他一直不动筷子,抬起头,徐敬衍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热泪盈眶,那瞬间她想到了一个词——喜极而泣。

……

上午,徐宏阳让付敏打电话过来,不用白筱跟徐敬衍去医院探望自己。

徐敬衍的大学校友,首都某大学的校长,想邀请徐敬衍晚上去他们学校做一个演讲,电话是白筱接的,她看了眼洗手间,想着徐敬衍最近精神低靡的样子,替他答应了下来。

徐敬衍从洗手间出来,想回电话过去推掉,白筱在旁边突然说了一句:“我觉得你最近过的太邋遢了。”

“现在你跟我一起出去,别人一定不会相信你是我的爸爸。”

徐敬衍悻悻然地搁下电话,摸了下自己的脸,对着旁边的玻璃照了下:“有那么糟糕吗?”

“反正不是很好。”

徐敬衍现在,最看重的,或者说,唯一在意的只有这个女儿,她说的每句话,他都会放在心里头。

白筱从沙发站起来,对徐敬衍道:“爸爸,我陪你去把头发剪一剪。”

对徐敬衍而言,‘爸爸’两字,比任何劝说都来得有效。

……

徐敬衍上次摔伤,额头的伤口还没完全康复,所以,白筱只是让理发师给他剪一个精神点的发型。

白筱坐在沙发上等待,拿了一本杂志随手翻看。

坐在徐敬衍旁边焗油的男人,歆羡地对徐敬衍道:“这是你女儿吧?真孝顺,还陪你来剪头发。”

徐敬衍扭头,看着安静坐在那看书的白筱,人生未曾像现在这么容易满足过。

半个小时以后。

白筱抬起头看着理完发的徐敬衍,比之最近的模样,干净气爽很多,唯一不足,有不少白发。

她又陪徐敬衍去趟商场,为他挑选了一套今晚演讲要穿的衣服。

当他穿着新衣服,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在试衣镜前,白筱觉得,自己又看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jy徐,温和儒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晚上,灯光明亮的会议厅,徐敬衍在主席台上演讲时,白筱则坐在角落不起眼的位置。

那样的徐敬衍,风采奕奕,温雅又风趣,白筱觉得,当年的白宁萱,应该是真的喜欢过这个优秀的男子。

只是,最作弄人的,莫过于命运。

白筱坐在那些大学生中间,用手机给郁绍庭发了条短信——“我今天,叫他爸爸了。”

回答她的是郁绍庭的一通电话。

……

会议厅旁边,建造了一个人工湖,白筱靠在围栏上,接了郁绍庭的电话。

原以为喊出那一声‘爸爸’会很艰难,但当她真的下定决心去喊,才发现其实很容易,没有任何别扭。

“打算什么时候回来?”郁绍庭在那边问她。

白筱从他的声音里听出落寞,她知道,是他故意透露给她的。

“再等两天。”夜风习习,白筱望着不远处林荫道下路过的大学生,“过两天,我就回丰城去。”

她还有一件事想要做。

至于是什么事,白筱暂时没告诉郁绍庭,但他都猜得到,无外乎跟徐家有关。

挂电话前,郁绍庭又叮嘱了一遍,让她照顾好自己,还有肚子里的孩子,有事给他打电话。

“嗯。”白筱心中甜蜜,按了挂断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演讲结束后,徐敬衍没接受朋友的邀请,而是带着白筱去学校旁边的小吃街吃宵夜。

考虑到她是孕妇的情况,厨师烧菜时徐敬衍一直在旁边监视着,生怕放不卫生的东西进去。

他们就像是寻常的父女一般围着桌子吃宵夜。

老板娘羡慕徐敬衍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孩子,徐敬衍笑得有些傻,更多的是欣慰,因此点了不少菜。

白筱发现,周围也有年轻的女人偷看徐敬衍,不可否

tang认,这个年纪的男人非常有魅力,尤其是徐敬衍经历了之前一些事,整个人看起来更有故事,气质上也更加的内敛稳重。

至于苏蔓榕的名字,一整天下来,他们谁也没有提起,但并不代表这个人不存在。

这一晚,徐敬衍很高兴,喝了不少酒,嘴里嘀咕着‘我终于也有女儿了’,到后来,醉眼朦胧地望着白筱,说了一句‘你长得更像你妈妈’,说这话的时候,白筱没有看漏他眼中隐忍的失落跟伤痛。

白筱看着他喝酒,最后没忍住,还是问了他,关于他年轻时跟苏蔓榕的那些事。

“那时候,你妈妈是艺术学院的新生,我当时毕业不久,在旁边的音乐学院任助教,第一次见你妈妈,是她挽了个碎花布的袋子,确实有够土气的。”徐敬衍说着,自己先笑起来。

但也是那个穿得土气、却有一双干净眼睛的女孩,就那么简单地,走进了他的世界。

“我没追过女孩子,年轻时又要面子,不好拿这个问题请教人,只好三天两头找借口往美术系跑,那个时候,他们都以为我看上了另一个女的,还闹了不少乌龙,等我终于鼓足勇气,准备跟你妈妈告白的时候,我发现我的好朋友,政东因为偶然认识了你妈妈,他们两人算是一见钟情,很快就在一起了。”

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,白筱想,这应该只是一个被岁月掩埋的,关于暗恋者的故事。

关于郁政东跟苏蔓榕的那部分,白筱已经知道的七八分,但她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,郁政东失踪后不到半年,为什么苏蔓榕会那么快跟徐敬衍在一起?

“我们都以为政东过世了,最伤心的是你妈妈,当时,政东说好,那次出任务回来,就带她回家去见见父母,谁知——后来有一天晚上,你妈妈跟我都喝多了,等我们醒过来,事情已经都发生了。”

再后来的事情,白筱多多少少从其他人那里听说了。

“如果那个时候,我没有跟你妈妈发生争吵,也许,就不会错过这么多。”徐敬衍苦涩地说着,过了会儿,他抬起头,望着她,喃喃:“幸好现在,还来得及。”

……

回到家里,白筱洗了澡,躺在床上,想的都是徐敬衍说的那些话。

所谓当局者迷,他是不是一直都以为,苏蔓榕自始至终爱的都是那个叫郁政东的男人?

白筱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难受,她的父母二十多年前因为重重误会分离,现如今,两人各自的身份摆在那里,一个成了她的大嫂,一个是她丈夫上一任妻子的叔叔,要如何解开这么多年来绕下的心结?

哪怕尽弃前嫌,也回不到最初的位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一夜,白筱入睡晚,并不知道,在凌晨四点,徐敬衍接到医院的电话,起床后匆匆过去了。

等她早上醒来,才从保姆那里得知,徐宏阳在半夜突然呕吐,可能是病情恶化,被推进了手术室。

白筱坐在餐厅里,食不下咽,空旷的别墅,她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情绪,有些失重,一颗心悬在半空似地。

她知道,自己在为这个仅见过两次面的爷爷担心。

白筱打了车去医院,她赶到时,差不多到齐的徐家人堵了走廊,她也在人群里看见了徐敬衍。

他昨晚喝了那么多酒,半夜又过来,白筱能想象出他这会儿恐怕不好受,最起码会感到头重脚轻的晕眩。

徐家其他人,瞧见走过来的白筱,出现片刻的安静,视线齐齐落在她的身上。

白筱没去在意那些眼神,径直走到徐敬衍身边,低着声问他关于徐宏阳的情况。

“刚刚结束手术,现在医生还在里面,不让家属进去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