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回忆,并不美好,却偏偏记得那么深刻(2/2)

白筱的长发随意地盘起,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,侧着脸,就像一只美丽眺望远方的白天鹅。

他的手指攥着方向盘,关节突起,有点泛白。

后视镜里是她上翘的唇角,颊侧的梨涡若隐若现。

刚才是在给郁绍庭发短信吗?

白筱跟安安聊天时话语间透露的信息,在不断提醒着他一件事——白筱住在郁绍庭名下的房子里。

郁绍庭对她这么上心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裴祁佑望着前面车辆拥挤的路况,突然觉得心里异常烦躁。

以往被他忽略的回忆一点点变得清晰,他想起了那些生意场上用色迷迷眼神看着白筱的老头和暴发户,当时他不过冷眼旁观,现如今想起来却是无法平息的愠怒,他甚至说不出自己这么生气的理由。

是嫉妒吗?还是心疼?已经无从考证。

他依然记得裴氏刚重新起步那会儿,丰城上一任土地规划局局长有次请他吃饭,作为助理的白筱陪同,一到饭桌上那位年逾五十的朱局长就点名要白筱坐他的旁边,他没去看白筱求助的眼神,只是冲朱局长举杯浅笑。

饭局结束,他走出酒店,身边却没有了来时陪伴左右的白筱。

同包厢吃饭的一个房地产商经过时拍了拍他的肩:“看来江南区那块土地明天就能审批下来了。”

“可不是,长江后浪推前浪,可惜啊,我们这帮老头都一身铜臭味。”

其他几位老板也呵呵地笑,他却听出了他们笑声里的讽刺。

他也贿赂那位肥头大耳的局长,却不是用金钱,而是年轻貌美的助理。

可是有什么办法,嘲笑就嘲笑吧,他有了一笔资金,却没有门路,只有这条路可以走。

望着那些上车离开的房地产商,他在酒店门口站了很久。

裤袋里的手机一直都没响。他以为她会打电话来跟他求救。

坐在车里,点了一根烟,他看着前面灯火阑珊的酒店,直到一抹纤瘦的身影跌撞的从里面出来。

车窗被敲开,白筱问他的第一句话是: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她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,却没有过多的暴露,只是眼圈红红地,像一朵在寒夜飘渺快要凋零的枯花,他只看了她一眼就转开了头,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。

她站在车外,很倔强,转身要走时他下车扯住了她,她奋力地甩开他,眼泪流了下来。

很委屈。

他紧紧攥着她的手臂:“江南区那块地一直没批下来。”

白筱很聪明,尽管在裴家她一直在藏拙,他却很了解她,他知道她听懂了。

“为什么一定要江南区,裴氏在城东那边不是有两块审批下来的土地吗?”

他望着她,语气有些冷也有些不耐:“江南区是丰城交通最发达的地方,裴氏想要东山再起,就需要有一个代表性的楼盘,你觉得城东那鸟不生蛋的地合适吗?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?”

白筱什么也没再说,她拉开他的手,没有离开,而是转身重新进了酒店。

三个小时后她再次站在车边,脸上只有淡淡的倦意,她只对他说了一句话:“明天土地就会批下来。”

没有上车,她的背影在后视镜里越走越远。

他坐在车里,盯着后视镜,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,手里的香烟却被折断。

翌日,审批书真的下来了,还是由朱局长的秘书亲自送达的。

再次在酒店遇到那位朱局长时,那张横肉遍布的脸像极了猪头,脸上的淤青还没完全消退,看见他时没有热络地上前,而是冷冷一哼后转身就走,后来他才得知朱局长的脸伤是他的正宫太太用鞋底抽的。

那晚,白筱不知从哪儿得来了朱太太的号码,在进房间前给朱太太打了一通电话。

她在房间里陪朱局长玩了一小时的斗地主,花了一小时劝架,躲在洗手间哭了一个小时。

她的胆子不大,当他以为她会半路开溜,她却进了房间。

……

有些回忆,并不美好,却偏偏记得那么深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裴安安受不了这样的安静,扭头问白筱:“你现在一个人住吗?”

“不是。”白筱答。

“跟人合租?”

白筱:“我跟我男朋友住一起。”

裴安安一愣,看向白筱的目光满是不相信,瞟了眼裴祁佑,眼底泛起同情。

白筱知道她误会了,裴安安可能以为她好面子,故意这样说来气裴祁佑。

但也有人知道白筱没有撒谎,但他却没开口。

车子驶进金地艺境,裴安安问白筱住哪一栋,白筱看了眼旁边大堆东西,报了栋数。

“这么多东西啊,让我哥帮你拎上去吧!”

白筱正想拒绝,裴祁佑已经下了车:“我送你上去。”

他打开后座车门时就注意到了那个男士名品店的袋子,还有那箱饮料,白筱并不喜欢喝饮品。

白筱不可能让裴祁佑登堂入室,刚说了一个“不”字,那边郁绍庭却从公寓楼里出来。

剩余几个字卡在了喉咙里。

原本还在公司的人却站在了她的眼皮底下……

郁绍庭穿着早晨那套家居服,脚上是一双棉拖,手里还有一个垃圾袋。

他也看到了雷克萨斯。

裴祁佑握着车门的手扣紧,却没有下一步的举动。

白筱来不及拿东西,生怕郁绍庭误会,下车走到他的身边:“不是说在公司吗?”

“提前回来了。”郁绍庭随手丢掉垃圾,双手放回裤袋里,深邃的视线落在她脸上,眼角却扫向车边的裴祁佑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