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回忆,并不美好,却偏偏记得那么深刻(1/2)

裴祁佑站在原地,白筱从他身边走过,空气里残留着她身上的味道。

雏菊的香味,淡淡地,夹带着些许咖啡的苦涩。

裴安安瞅着白筱直到走出咖啡厅都没回头,有些失落却也不甘心,不由地埋怨起裴祁佑。

“怎么这么慢?”她刚才趁白筱不注意偷偷给他发短信就是为了撮合他跟白筱。

裴祁佑拉开椅子,在白筱刚才的位置坐下,往后靠在椅背上,桌上还有一杯喝了几口的咖啡眇。

他眼角的余光瞟见了那一张人民币。

裴安安咬唇:“哥,你真的打算跟那个郁苡薇订婚了?那白筱呢?她以后怎么办?”

裴祁佑转头看着外面的路景,微微地眯眼,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筱离开咖啡厅,走去公交站的路上,接到了郁绍庭的电话:“回家了吗?”

她放下沉重的两个袋子,甩了甩手臂:“没呢,在等车,你下班了?”

“还要过会儿。”

握着手机,白筱没接话,那头也沉默了。

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呼吸声,却没有一丁点的不自在。

白筱远远地看到一辆公交车驶过来:“车来了,先不跟你说了。”

“路上小心。”

听着他富有磁性的男中音,白筱心情大好,看了眼纸袋里的西装:“回家给你个惊喜!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不说了,拜拜。”白筱不给他追问的机会,急急地挂了电话。

看着那套全新的西装和衬衫,刚才的手酸似乎顿时消失了,她重新拎起东西小跑向公交站牌赶公交。

也许是下班高峰期,又地处丰城商业繁华区,挤了两趟公交都没挤上去。

白筱看着堵在公交车门口的人潮,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东西,望而却步。

就连路过的出租车都载着客。

白筱看了看手机,已经五点多,想到自己还要做饭,不禁有些急了。

正当她考虑着要不要坐相反方向的公交到前面几站下车再回坐公交,一辆雷克萨斯在她旁边停下。

裴安安的脸出现在半降的车窗那边:“去哪儿?我们送你吧。”

白筱看了眼车里,驾驶座上是裴祁佑,她摇头:“不用了,我等车就好。”

“这个时候哪还等得到车,”裴安安下车,很是热情地要帮白筱提东西:“上车吧!”

裴祁佑双手握着方向盘,目视着前方,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流露,倒显得一直推诿的白筱矫情。

看了眼一辆又被人挤满的公交车,白筱终究还是坐进了后座:“麻烦你们了。”

“没事,反正我哥也没事。”裴安安说话还要拉上裴祁佑,“你说是不是,哥?”

裴祁佑轻嗯了一声,发动车子。

白筱仔细想想,其实有裴安安在场,她坐这趟顺风车也没什么不好的,还剩了一趟车费。

如果说她看到裴祁佑膈应,那么裴祁佑现如今瞧见她应该更不舒服。

前妻成为未婚妻的姐姐,要换做是她,估计得辗转难眠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揭穿了。

“你现在住哪儿?”裴安安不时地回头跟白筱搭话。

白筱从手机上抬头,回答:“金地艺境。”

“那是刚建好的富人小区吧?我听说那一片区的地价是丰城最高的,哥,你们公司在那边有楼盘吗?”

裴祁佑瞟了“活泼”的裴安安一眼,嘴角微微上扬:“什么时候你关心公司的事了?”

“我怎么就不关心啦?妹妹关心哥哥天经地义……”

裴安安顶嘴,然后又问白筱:“你在那边买的房子吗?多少钱一套大概?我也想买。”

“我没买,不清楚那边具体房价,大概在四百万左右。”

裴安安咋舌,又看裴祁佑:“就因为你们这些土豪的存在,才会把房价炒得这么高!”

这一次,裴祁佑却没再跟她搭话,甚至连嘴边的那抹笑也收敛了。

车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压抑。

裴安安看看一声不吭的裴祁佑,又看看后座顾自己玩手机的白筱,也无力地靠在座位上。

她都这样了,当事人不给力,还能有什么办法?

白筱低头刷着微博,在广场看到一条:“如果一个不苟言笑、狂妄自大的男人愿意给你讲笑话拉低自己的档数,那就嫁给他吧”,在网络用语泛滥的今天,这样一句话并不稀奇。

她给郁绍庭发短信问他在干什么。

没一会儿那边就回复了:“刚开完会,准备回去,到家了?”

“在路上。”白筱打完三个字,迟疑了下,还是写了后一句话:“给我讲个笑话吧!”

直到车子下了高架手机都没再震动。

裴安安从后视镜看向白筱:“在跟人发短信?”

白筱没否认,准备收起手机却有一条短信进来。

“有个孩子为了获得节能小标兵的荣誉,守在洗手间一天不允许家人上完厕所冲马桶,结果马桶堵了。”

她看着屏幕上的笑话,然后把手机放进了包里,转头望向外面灰蒙蒙的天色,嘴角微微上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裴祁佑开着车,心思却落在了别处,管不住自己的眼睛,不时瞟向后视镜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