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它掏出来【小船摇啊摇】(1/2)

白筱刚收拾好自己,就有人按门铃,她跑去开门,来人她认识,是裴祁佑的私人律师。

“白小姐,这是御景苑房产过户的文件,你看一下,要是没问题就签字。”

律师从公文袋里拿出一个牛皮袋,递到白筱跟前,“然后我陪你一起到房产局办好相关手续。”

“没必要那么麻烦,反正我也是要卖掉的,如果文律师方便的话,能不能把这套房子先挂到房产中介去,过户协议到时候直接让买家签好了。”

律师略微诧异地抬头看她燧。

白筱在小便利条上写了自己的银行账号递给他:“至于卖掉房子的钱就汇到这张卡上。”

那份离婚协议还被她搁在茶几上,送走律师,白筱也拿了它出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昶—

裴祁佑接到白筱电/话时正在削梨,一不留神,锋利的刀刃划过手指,鲜红的血液立刻涌出来。

郁苡薇吓得一边喊特护阿姨一边拿过纸巾替他按住伤口,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

鲜血染红大半张纸巾,裴祁佑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。

他走出病房,走得很远才接了电/话。

“协议我已经签好了,你现在有空吗?我在民政局等你。”

白筱说完这句就挂了电/话,她坐在民政局等候排椅上,旁边排成长队的一对对年轻男女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,倒愈发衬得她坐在那里形单影只,不时还有好奇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。

裴祁佑对她狠,白筱觉得是她活该,因为是她自己将那把利刃送到他的手里让他来捅她。

她笃定裴祁佑一定会来,结果他比她预想中来的要快很多。

当她起身准备去专门办离婚的地方时,却被拉住了手臂,她回头,“这不是你想要的吗?”

裴祁佑眸光一闪,“我们在国外登记结婚,离婚需要到人民法院以诉讼的方式,文律师已经在处理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筱从民政局出来,原本的淡漠被难堪取代,脚步快而凌乱,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崴到脚。

并不是他想拖延领离婚证的时间,仅仅是因为他们的离婚过程很繁琐,她之前的言行瞬间变得可笑。

紧跟着出来的裴祁佑及时扶住了要跌倒的白筱,“没事吧?筱筱,我送你回去。”

这算是强者对狼狈者的同情吗?

白筱甩开他的手,淡淡地说了句“不用”就下台阶,然后拦了辆出租车。

车子将裴祁佑的身影远远地甩在后面。

白筱靠在座位上,包里的手机不知道已经响了多少遍。

当手机震动逐渐消失在膝盖上,白筱才拿出手机,上面一连串未接来电都是郁绍庭的号码。

接下来很久手机都没了动静。

没到星语首府小区门口,白筱就让司机停了车,她觉得有些胸闷,当散步走回去,手机响起的时候她正走到一家便利店旁,屏幕上显示的是“郁景希”的名字,白筱想了想还是按了接听键。

听筒里传来的不是郁景希脆生生的声音,而是郁绍庭硬声硬气的质问,“打你电/话怎么不接?”

白筱听出他声音里压制的怒气,她不知道他在气什么,“你有事?”

“不是让你早上过来吗?”

白筱:“我看没什么事就不过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郁绍庭沉默了良久,才开口:“我没吃早餐,中午多带点饭过来。”

说完,他就掐断了电/话,不给她任何回绝的机会。

白筱盯着嘟嘟作响的手机,很久都没动一下,抬头的时候看到便利店柜台上陈列的计生用品。

对郁绍庭,白筱说不上来什么感觉,应该是……敬畏中又带着些许的暧/昧。在离开丰城之前,她最想偿还人情的就是郁绍庭,他把她从警局带出来,在下雨的时候带她回去,又在着火的车库里把她救出来……

在她的人生里,除了二十岁的裴祁佑,郁绍庭是另一个愿意这样帮助她的男人。

没有一个男人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女人好。

白筱明白这个道理,郁绍庭不缺钱,而她这里只有一样东西是他想要的。

走进便利店,在营业员怪异的打量下,白筱拿了一盒杜蕾斯到她面前,结了帐放进包里离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筱在病房外站了很久,直到手机再次震动起来,她才打开了病房的门。

当她一脚跨进去时竟心生了怯意,想要临阵脱逃,终究还是捏紧手里的杜蕾斯硬逼自己走进去。

郁绍庭靠在床头,搁在耳边的卡通手机跟他整个人都很不搭。

听到动静,他转头朝门口望过来。

瞧见白筱时,郁绍庭脸色明显有阴转多云的趋势,他把小手机随手丢一边,“怎么这么慢?”

发现白筱两只手都没拎饭盒,他蹙起眉头:“让你来送饭,饭呢?”

白筱站在病床边没有动。

郁绍庭的视线落在她紧攥着包的手上,盯着看了几秒,然后抬头望着她:“怎么了?”

强硬的质问突然化为温柔的询问,转变得太快,语调略略有些不自然。

白筱同样也看着床上的男人,颀长精瘦的身躯,微微敞开的衬衫领口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,她的目光沿着他平坦的小腹下移,最后定格在他西裤的裤裆位置,手心里的避/孕套盒子几乎要被她捏碎。

她走到床头,在他的注视下蹲下去,双手攀着床沿,没有下一步的动作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