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骄男人——郁小三(1/2)

看出白筱想要拒绝,蒋英美忙道:“你如果嫌累就坐在边上,让他们男人玩就是了。”

“是呀,少奶奶,今天天气这么好,出去走走也好,就跟少爷一块儿去吧。”容姨端着盘子过来。

裴祁佑抬头,漆黑的眸子落在白筱脸上。

“这位刘总是你爷爷在世时的老伙伴,后来家里出事,两家生意也断了,祈佑又年轻,筱筱,妈真希望你去,如果你怕别人猜测你跟祈佑的关系,那你就说你是我的外甥女,祈佑的表妹。”

白筱坐在餐桌边,过了一会儿才淡淡地说了一声:“好。熨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裴祁佑带白筱去的是丰城一家休闲会所,占地面积很大,里面包含了许多球类活动。

室内高尔夫,是冬天许多富豪所玩的球类活动首选轿。

他们到的时候,那位刘总正跟其他几位生意伙伴相谈甚欢,而女伴们则坐在藤椅上嗑瓜子聊天。

刘太太眼尖,一眼就认出白筱,笑吟吟地过来:“这不是白小姐吗?咱们好久没见了吧?”

白筱浅浅一笑,“刘太太,您好。”

刘太太往男人那边瞧了眼,然后暧/昧地冲白筱挤眼:“跟裴总一块儿来的?”

“刘太太,家母听说你信佛,上回去白马寺特意多求了一串开光佛珠,今天碰巧让我带过来。”

裴祁佑不知何时站在了白筱的身侧,他递出了一个精致的方盒子,刘太太听到跟佛有关的东西,立刻喜出望外,拿过来就打开了,是一串紫檀樱木佛珠,白筱瞟了眼,盒子的钱可以买四百多串佛珠。

等裴祁佑去跟刘总他们打球,刘太太就拉着白筱把她介绍给其她女伴。

白筱总觉得她们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,也疲于应付她们,就随便找了角落的藤椅坐下,背过身去的时候,听到窃窃私语声钻入她的耳朵:“裴总怎么又换女朋友了?不知道这个能玩多久?”

白筱也没有理会她们,自顾自安静地坐着,偶尔看男人们打球,偶尔会玩玩手机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场地里突然传来孩童清脆的声音:“爸爸,一般身高不超过一米二不都免票吗?你怎么还浪费钱给我办卡?”

熟悉的声音让白筱立刻回过头——

郁景希穿着红色t恤和牛仔裤,戴着棒球帽,拖着一个小巧的高尔夫球具袋踢踏踢踏地走来。

“肉圆”扭着肥硕的大屁股绕在他身边,白筱觉得这条斗牛犬最近又胖了,因为脸上的褶子又少了些。

“这不是郁总吗?怎么,也来打球?”有人已经先高声笑着招呼起来。

听到“郁总”两个字,白筱的太阳穴跳了跳。

随着其他人都站起来,白筱也只好起身,视线转向刚才被她刻意屏蔽掉的那个人身上。

蓝色立领t恤,黑色的休闲裤,他穿着一双麂皮运动鞋,长身玉立,身后还跟着一个背球具袋的球童。

裴祁佑已经回到了她的身后,就像其他几对一样站着,不远不近的距离,但会让人一目了然。

“这就是郁家老三?”旁边有女伴交头接耳,“那个是他的儿子吗?”

“只听说他有个儿子,怎么没人告诉我他本人长得这么好?”

白筱发现郁景希正乖乖站在郁绍庭身边,仰着一张粉嫩白皙的苹果脸瞅着在说话的郁绍庭跟刘总。

“既然这么凑巧碰上了,要是郁总不嫌弃,就跟我们一块儿打吧!”

郁绍庭脸上神色淡淡地,听了这席话也不过嘴角微微翘了翘,算是同意了刘总的提议。

无商不奸,这个成语还是有一定实践来源的,就像刘总,也算丰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但遇上郁绍庭,虽说比自己还年轻个十来年,但在他面前还是得表现得像弥勒佛,不会刻意讨好但也不放过这个机会。

刘总突然一拍脑门:“瞧我,都忘了给郁老弟你介绍介绍。”

刚才还郁总,这会儿就郁老弟了……

白筱眼底滑过几抹嘲讽,别开头的时候正巧跟望过来的一双黑眸对上。

就像是做了坏事忽然被抓包,白筱一时讪然地杵在那。

郁绍庭却已经移开眼,他经由刘总介绍跟其他人握手问候,自然也会轮到白筱身边的裴祁佑。

“那边还有一位,是咱们丰城的后起之秀,不但让家族企业重整旗鼓,还越做越大!”

刘总说着,就扭头看向白筱这边,“祈佑,这位是郁总,不久前刚从国外回来的。”

几乎同一时间,在场所有目光都投向这一边。

裴祁佑唇边含笑,已经先一步跨出去,落落大方地伸手,“郁先生,没想到又碰到你了。”

“可能这也是一种缘分。”郁绍庭握住了他的手,神情并无异样,说的也是一句很普通的客套话。

倒是一直跟在郁绍庭身边喊人的郁景希突然瞪大眼,瞅着几步之外穿着休闲装的白筱,而“肉圆”早已经热络地摇着尾巴过去,哼唧哼唧地用鼻子拱着白筱的小腿肚。

“小……”郁景希刚想欢快地扑过去,后衣领却被一只修长的大手拎住,“别乱跑。”

郁景希挣脱不开,有些懊恼地转头看郁绍庭:“爸爸,小……”

“出门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?”

郁景希耷拉了脑袋,嗫喏地说:“不瞎跑,跟在你身边。”

话虽这么说,但一双眼却黏在了白筱身上。

刘太太已经过来打圆场:“小孩子这个年龄最贪玩了,而且这里是室内,不会跑丢的。”

然后刘太太顺着郁景希直勾勾的眼神瞧去,就看到被一条胖得跟猪一样的斗牛犬撒欢似地围着打转的白筱,以为郁景希是想抓回自家的狗,就玩笑地说:“白小姐,原来你也很有宠物缘呀!”

白筱扯了扯嘴角,没有说什么。

其实郁绍庭刚才一脚踏进场地就看到白筱了,枚红色的带帽运动衫和同色系的裤子,马尾扎得高高的,像个傻姑娘愣愣地坐在那,其实他本来打球的场地在隔壁,可是双脚却不受控制地往这边走进来。

他望着被人打趣后白筱嫣红的脸颊,幽深的眼底有一抹光泽稍纵即逝,他转身就拿了球杆走开了。男人们又过去打球,女人们自然又坐在一块儿聊天。

白筱刚坐回自己的位置上,郁景希趁郁绍庭不注意偷偷地溜过来,“小白!”

这几天他们虽然一直有电/话联系,但不比真人见面,郁景希趴在白筱的腿上,扭扭捏捏地,也不说话,就红着一张小脸,白筱忍不住捏了捏,然后把自己的饮料端给他:“要喝吗?”

一般家长都不会让自己孩子喝别人喝过的东西,但不知为什么,白筱就觉得郁景希可以。

所以当她做出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时,连她自己都惊了一下。

而郁景希早已经不客气地接过去,胖胖的小肉手捧着杯子,差不多把整张脸都埋进去。

“咕噜咕噜……”

白筱拿起纸巾伸到他下巴处,生怕漏出来滴到衣服上,“喝慢点,又没人跟你抢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