压制不住的欲/望(1/2)

白筱换卫生棉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白色毛衣靠近臀的下摆也沾了一点血迹。

即便是换了里面的内裤跟卫生棉,但外面衣服裤子上的血红却怎么也遮不住。

白筱正想着要不要把牛仔裤跟毛衣沾血部分洗洗然后用吹风机吹干,洗手间的门被笃笃地敲响,半毛玻璃上映出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,白筱整理好毛衣过去开门。

郁绍庭拿着一套衣服,是男士的裤子跟衬衫。

郁绍庭的衣服对白筱来说太大了,她本身个子就一米六,又瘦,羊绒衫堪堪地遮住了大腿,而裤子更是直往下掉,没有办法,她只好打开门探出个头,“能不能……再借我一根皮带?煨”

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男人闻声抬头。

白筱小半个身体从门口探出来,橘黄色的灯光从她身后打来,照亮了她白皙的侧脸,秀挺的鼻梁,双眼皮弧线微微上扬,衬得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格外有神,嘴唇颜色淡淡的,不施粉黛的小脸干净而细致。

披在肩头的黑发因为换衣而有些凌乱,但此刻配上男式衬衫,却有着说不出的韵味组。

郁绍庭不说话,不动作,但那静寂而幽深的眼神足以让白筱浑身不自在。

也不想再讨要皮带,白筱刚想撤回去,他已经站起来然后上了楼。

没多久郁绍庭就下来了,右手插兜,左手拿着一根黑色的皮带。

白筱直起身,稍稍拉开了门,接过皮带,说了声谢谢就又进了洗手间。

撩起衬衫下摆去系皮带时,她突然发现自己胸口第三颗纽扣跟第四颗纽扣交错了,敞开的衣襟露出一大块象牙白的肌肤,尤其是看到那文胸边沿的蕾丝花边,一股血流蓦地窜进白筱的大脑。

刚才她就是这幅样子站在郁绍庭的面前?

白筱心烦地抓了抓自己的长发,有些手忙脚乱地解开了上面四颗纽扣,可是还没来得及重新扣上,洗手间的门“咔嚓”一声开了,突然进来的男人让白筱一时忘了去遮挡胸前泄露的春光。

细致清晰的锁骨线条,锁骨窝深浅适度,饱满圆润的肩头半掩在衬衫下,在灯光下反射着一层薄薄的如玉般润泽的光晕,高耸白皙的浑圆跟黑色的文胸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,因为呼吸而轻微地起伏。

白筱虽然个头小巧,但该大的地方都发育得很好,深深的乳/沟更是引尽无数的遐想。

她不明白郁绍庭怎么会开门进来,也没时间去揣度他的想法,回过神后忙低头去系纽扣。

也许是因为紧张,扣了好几次都只扣上了一颗。

因为尴尬也因为不安,白筱的眼圈微微泛红,手指也不受控制地轻颤。

怎么就扣不上……

她自暴自弃式地捣鼓第三颗纽扣,头顶的吸灯把郁绍庭的影子拉得很长,一点点地覆盖了她,不知何时他站定在了她的跟前,他的鼻息离她那么近,只要再稍稍低头,薄唇就会印上她的额头。

白筱跟着往后退开去,右手攥紧胸前敞开的衬衫。

刚才他关门的时候就反手锁上了门,“啪嗒”一声,听在她耳里格外清脆。

郁绍庭又往前一步,拉近两人的距离,他低垂着头,喷在她额头的气息不疾不徐,却异常滚烫,就像是一个燃烧的烟蒂缓缓地按在她的肌肤上,令她不可遏制地战栗,从身体到灵魂。

衬衫前襟被她捏在手心里皱成一团,白筱想要越过他离开这个狭隘的空间。

“别动,头发上沾了饼干屑。”郁绍庭低缓的嗓音让她逃离的动作一滞。

他的手指抚上她鬓边的发丝,弯曲的关节不经意地划过她的脸颊,温柔得跟他平时给人留下的印象不符合,修长的手指不知怎么就移到了她的唇边,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抚摸她的唇瓣。

白筱的大脑“嗡”地一下,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拨开他得寸进尺的手。

郁绍庭却像是预料到她的动作,一把扣住她甩过去的手。

他也没有进一步的举动,就那样握着她的手,静静地,跟她站得那么近。

比起一个比自己多活了十年的男人,白筱的定力远不及他,郁绍庭在这多余的十年里混迹商场,磨砺出的人生阅历让他泰山崩于前都能做到岿然不动,而他的城府又极深,一般人根本猜不透他的想法。

白筱觉得自己不能跟郁绍庭再这样下去,最起码凭女人的知觉,她可以肯定他对自己有意思。

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激起了他的兴趣,一次又一次,她不得不去承认,郁绍庭看她的眼神并不是一个家长对老师该有的,更像是一个男人在看一个成熟漂亮的女人。

白筱盯着旁边的盥洗台上的水龙头,突生了几分恼意,既恼自己也恼郁绍庭,恼自己居然放任了他的一再越线行为,恼他明知道自己结婚了还要这样子……

“在想什么?”郁绍庭的声音在上方响起,沉沉地,也有些许刻意的温柔。

然而这样的温柔却是白筱所不能接受的。

以前她觉得自己跟郁绍庭的亲昵像是在偷情,而他是她的奸夫,现在,她依旧有这种感觉,但角色却换了,她却成了他的情妇,在他跟正牌女友打完电/话,就跟她在洗手间里偷偷摸摸地暧/昧不清。

郁绍庭看到她不声不响地红了眼圈:“怎么了?”

白筱别开头。

郁绍庭作势就要低头,动作太直白,白筱的双手抵在了他的胸膛上。

他看着她的手,微微皱眉。

白筱抬头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,“在你看来,我是不是很随便的女人?”

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要不然呢,如果我不随便,你会做这种随便的动作吗?”

郁绍庭望着她,很沉静,却也让他的五官又冷硬下来。

白筱见起了头也索性把话说开:“前一秒还在跟另一个女人有说有笑地打电/话,后一秒就跟你儿子的老师,还是一个结了婚的老师躲在洗手间里,你在外面怎么玩女人我不清楚,但我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下颌就被狠狠地捏住,疼得她忘了接下来要说的话。郁绍庭脸色阴沉,逼视着她,“连我在外面玩女人你都知道了?”

他的气息变得沉重,夹杂了一股无形的怒气。

白筱被他扣着下巴,隐隐作痛,却倔强着不服软,“就因为你这样,景希才会那么缺爱,小小年纪却耳濡目染了那么多不堪的事情,你可以不教导他,却不能把你自己的放纵后果施加在一个孩子身上!”

“那你说说看我到底怎么放纵了?”郁绍庭的手劲又大了一些。

白筱眼里含泪:“你自己做过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郁绍庭被气得不轻,“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谁告诉你的?谁跟你说我外面有女人?”

“小白,你还没换好衣服吗?”奶声奶气的童音突兀地插/进来,“我把蛋糕做好了!”

此章加到书签